• <button id="8v2aq"></button>
    <tbody id="8v2aq"><track id="8v2aq"></track></tbody>
    <em id="8v2aq"><ruby id="8v2aq"></ruby></em>

    <button id="8v2aq"><tr id="8v2aq"><u id="8v2aq"></u></tr></button>
    <th id="8v2aq"></th>

    登录
    您的位置:  首页  史海钩沉
      

    范文澜:名儒耆宿的衣钵传人

    范文澜(1893-1969),浙江绍兴人,著名历史学家、教育家。曾任北方大学校长;主编《中国通史简编》,著有《中国近代史》(上册)、《文心雕龙注》《范文澜史学论文集》等。

    范文澜出身于世代读书家庭。5岁至13岁入私塾受教;1909年,到上海浦东中学堂(今浦东中学新建教学楼命名为“文澜楼”,以示纪念)学习;1914年考入北京大学文本国学班。范文澜自小精读四书五经等古典著作,尤其爱读《礼记》、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;还瞒着塾师和家长,偷阅中国历代小说。中学时代,范文澜课外喜欢读翻译小说《鲁滨逊漂流记》等,以及《国粹学报》上章炳麟的文章。大学时代,从刘师培治经、陈汉章治史、黄侃学文,被视为“名儒耆宿的衣钵传人”。在南开大学任教时,范文澜应顾颉刚之约,组织朴社,出版书刊。从他早年出版的几部学术著作看,其文学、史学、经学都非常精通,后来转向历史学的专门研究,并取得辉煌成就。

    总体来看,这些成就的取得与他卓越的教育教学分不开。范文澜于北京大学毕业后即任当时校长蔡元培的秘书。蔡元培在北大大刀阔斧除旧革新,对范文澜的思想产生极其深刻的影响,直接指导他日后的诸多工作。经许寿裳先生介绍,范文澜首先到沈阳高等师范学堂任教;后受邀分别在南开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、辅仁大学等校担任教授,主讲历史、文学等课。最忙的时候,每周要上30小时的课。范文澜授课内容丰富多彩,观点鲜明先进,讲解生动形象,深受广大学生欢迎。

    1940年,范文澜奔赴延安,任马列学院历史研究室主任。如今位于绍兴府山北麓的范文澜故居,还特辟范文澜生平陈列室,陈列的“清白世家,书香传人”“莘莘学子,负笈躬读”“教书育人,笔耕不辍”“精读历史,卓成大家”内容,基本概括了范文澜不平凡的人生经历,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范文澜将教书与研究融为一体的事实。

    不过,范文澜作为一个出色的教育家,最亮丽的表现还是在创办北方大学这件事上。北方大学是1945年晋冀鲁豫边区政府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决定创办的高等学府,地点在河北邢台;首任校长就是范文澜。范文澜走马上任就带来了艾思奇、陈唯实等几位著名学者;随后又调来了一大批专家和骨干。北方大学分设行政学院、工学院、农学院、医学院、文教学院、财经学院等6个学院。针对学校的情况,范文澜进行了必要的设计和整顿。在第一次全校教职工大会上讲话,范文澜就全面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,提出了校风、教育方针、组织机构等问题。他将教务处下设注册、教务两科,改秘书处为秘书室,生产工程处合并到总务处;在边区文联协助下,成立文艺研究室。经过整顿改革,学校各项工作全面走向正轨。

    1948年春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,中共中央决定将北方大学与晋察冀边区的华北联大合并,建立了华北大学,校长为吴玉章,副校长为范文澜和成仿吾。1948年8月24日,华北大学(中国人民大学前身)在河北正定成立。北方大学从建校到与华北联大合并,虽然仅两年零八个月,但在现代教育史上位置显赫。

    范文澜作为一代教育和史学大师,不仅自身刻苦勤勉,而且团结了一批学养高深、成就卓著的学者。他言传身教,大力扶植后学,倾注心血培养和壮大学术后备力量,组建近代史研究团队,形成了比较稳定坚强的科研集体——新中国研究近代历史的几代学人,许多都是在他的培养和影响下成长起来的。他在出任北方大学校长和华北大学副校长期间,同时兼任历史研究室主任。范文澜特别注重选拔优秀学员作为研究生,有意培养历史研究人才。他以自身的学术生涯和治学之道,寄望于青年茁壮成长;常常教诲年轻人:做学问一定要耐得住寂寞,要有“坐冷板凳,吃冷猪肉”的“二冷”精神。他指导研究生进行历史研究,从整理档案原始资料入手,而且谆谆教导:从档案中搜索资料如披沙拣金,这是研究工作“从根做起”的重要一步;历史学与哲学不同,它是一门实学,所以历史研究特别要“务实”。

    当然,范文澜首先为人师表,身体力行。他一生虽然曾经沧海,饱受风霜,但为人处世坚守原则,正直清廉,淡泊名利,默默奉献,是一位深沉儒雅、非??删从致源樯拇空д?。范文澜坚持发扬中国经学家、史学家言必有据的严谨治学态度,反对并鄙视那种空疏浅薄的学风。这种坚持独立思考的学术品格,视富贵如浮云的精神境界,使他在学术界和教育界享有崇高威望。

    范文澜一生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半句空”的立身行世作风,足以成为当代学人的楷模,教书育人的表率。(新闻来源:中国教师报)


    发布者:   发布日期: 2020-01-26     返回
    陶行知研究中心
    咕咪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