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utton id="8v2aq"></button>
    <tbody id="8v2aq"><track id="8v2aq"></track></tbody>
    <em id="8v2aq"><ruby id="8v2aq"></ruby></em>

    <button id="8v2aq"><tr id="8v2aq"><u id="8v2aq"></u></tr></button>
    <th id="8v2aq"></th>

    登录
    您的位置:  首页  教苑肖像
      

    雷富光:18年校长干在一线

    “无论自己工作多么繁重,一定确保每天下午放学后免费给孩子们上一节辅导课?!闭馐呛鲜〕恢菔卸晷〉匙苤榧抢赘还舛约页ず脱某信?。

    2018年上学期,当得知五年级82班数学和科学成绩是上学期年级最滞后的班级时,他主动承担了该班数学和科学两门课程的教学。短短一个学期下来,成绩滞后的82班数学和科学竟然进入了全年级的前三名。家长们频频在家校联系群里为雷书记点赞。

    今年45岁的雷富光20岁参加工作,27岁开始担任校长,18年来一直是校领导,但他一直坚持在一线教学,而且坚持去最差、最难管理的班级任教。身先士卒、率先垂范,已经成为了雷富光治校的人生信条。他说:“干工作就要实。不要摆花架子、走过场,更不要弄虚作假,要实实在在干工作,扎扎实实抓教学?!?/p>

    十多年来,每天早晨,雷富光坚持早早来到学校迎接老师和同学,下班时,他最后一个离开校园,一心扑在学校的工作上。学校的老师印象很深:每次布置的工作,雷富光坚持做到亲临现场,亲自巡查。每天的早读、上课、课间操、辅导、“第二课堂”等学生在校的学习时间内,他总是不间断地巡查,发现问题及时解决,从不拖拖拉拉。

    他还带领数学组的老师们雷打不动地开展每周二主题为“以学为中心、以生为根本的数学课堂教学”校本教研活动。他第一个上研讨课,并利用网络积极开展集体备课。线上线下,老师们畅所欲言,共同探讨,从行动上去践行着新课改的理念,改变着学生的学习方式。

    即使是节假日,雷富光也总不忘到学校去巡视。2018年的7月1日,正值周末,也是他女儿中考填报志愿的关键时刻,他却毫不犹豫、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招生政策宣讲工作中,老师、家长、学生们都深受感动。

    把学校当成家来经营,雷富光早已经成为了习惯。2008年,年轻的雷富光担任南溪中心学校校长。这是一所偏僻的瑶族农村学校,这年夏天,一场猛烈的洪灾冲毁了学校的围墙。雷富光冒着危险组织师生转移,保障了全体师生人身安全。灾后,雷富光一边搭建临时教室上课,一边组织学校老师和群众重建校园。在那段最困难的时期,他勉励大家说:“教育问题,一个都不能少,一刻都不能缓?!?/p>

    对于贫困学生,雷富光格外关爱。每年秋季新生入学时,雷富光都叮嘱各班主任要尽快将各班建档立卡的贫困学生统计出来,并将所有家庭经济困难、患重大疾病和留守儿童等需特殊关爱的学生情况摸排清楚。为鼓励贫困孩子安心读书,雷富光在学校设立“留守儿童爱心课堂”和“幸福讲堂”,并担任两个课堂的班主任,不仅为留守儿童和贫困学生补习课堂知识,更为他们排忧解难,进行有针对性、及时性、差异性的心理疏导。

    对患大重病和重残而不能到校上课的学生,雷富光组织安排教师一对一上门教学辅导,绝不让一个孩子因病因残而落下功课。当他得知王刚(化名)同学不幸患上脑干胶质瘤且无钱治疗时,他立即发动全校师生为这位同学伸出援手进行募捐,帮助王刚战胜病魔重返校园。当王刚一家来到学校感谢他时,他说:“这是全校师生的功劳,我只是其中普通的一份子,只要王刚今后继续努力学习,就是对大家最好的报答?!?/p>

    2017年,为响应党的号召,雷富光带头主动申请成为贫困户邓光明家的帮扶责任人,积极为邓光明提供就业信息,推荐工作,并利用周末闲暇时间为邓光明的儿子辅导功课,在他的努力帮助下,邓光明一家现已成功脱贫,向小康生活迈进,他儿子也如愿考上郴州市五中,成绩优异。受到他的感染,郴州市二十二完小现有25位党员教师主动申请成为帮扶责任人,为贫困户的生活、学习、就业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。

    在雷富光带领下,近年来,郴州市涌泉学校却先后获得了“全国啦啦操总冠军”“全国中小学语文素养大赛优秀组织奖”“全国特色学?!薄叭逵ぷ魇痉堆!薄叭嗌倌昶辗ń逃冉ノ弧薄叭拿骼褚鞘痉痘亍薄叭氐憧翁庑睦斫】到逃笛榛亍薄叭缪翱占溆判阊!钡仁嘞罟壹度儆坪?,成为了郴州市有口皆碑的品牌学校。

    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


    发布者:   发布日期: 2019-12-30     返回
    陶行知研究中心
    咕咪直播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